我的人生怎麼會跟馬拉松劃上等號??到現在仍然一頭霧水。

原本只是想流汗,想在操場奔跑,感受自己還活著的氣喘吁吁的感覺。就只是這

種程度的運動而己。那時連一公里都跑不到。每每跑了2圈操場,就己經很滿意的 

坐在場邊吹著傍晚夏日的微風,看著一群群散步、或在場上奔馳的人們;可以讓人

暫時擺脫工作、家庭煩惱,盡情揮汗的這個操場,就足夠讓我放鬆與滿足了。

 

對於能在操場上揮汗這件事,似乎讓很多同事也有興趣,大家的問題不外忽,那跑完

臭臭的怎麼辦?運動中心有淋浴間啊,只是我都懶的使用,只想快點回家,穿著一身

跑衣走在時尚的東區街頭,雖然顯得有點格格不入,但久了也變成一種驕傲的感覺,因

為運動在台灣也漸漸變成一種時尚了呀!有一種我很健康的驕傲感。

 

但有時天氣太熱,即使換完裝仍然全身冒汗冒不停的時候,那時就覺得有點糗,總覺得

為何我一漂漂亮亮(自己說)的女生要把自己弄的髒髒臭臭的?然後走在滿是香噴噴辣妹

的東區,也是會很想挖個洞跳進去滴。

 

總之在那之後也陸續加入了一些同事,但也"陸續"的因為許多原因沒有再下場過。

人生很多事都是被推著前進,在你還沒準備好時,就己經要參加第一次的9公里路跑,

雖然持續保持慢跑習慣,但在沒有人帶領的情況下就踏出了這一步。那時要跑滿30分鐘

對我來說都是一種痛苦。我這個人就天生愛緊張,大家都開開心心的去跑步,只有我給

自己好大的壓力,那時的9公里我己經痛苦的想逃走了。

 

慢跑真的是一件很自虐的行為,一直在痛苦與開心中不斷循環,內心不知上演了多少齣

小劇場,每次都是這樣莫名奇妙的進終點,然後跟自己說,不要再參加了;然後又不停

的被各種賽事吸引。跑步是種自虐的行為,但跑步的人,應該也有被虐的傾向吧

 

我的第一次路跑:2013.9/22 台北市政府 

2012 NorthFace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mber 的頭像
amber

Let's Asoboo

amb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