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樣的,我們還是沒說什麼,
即使走之前,也沒對我說過什麼。
我一直祈盼你會對我多說些什麼,
但除了過年前交代的事,
和手機中的最後一次留言,什麼話也沒留下。

愛乾淨的你,早上為你洗過了頭,剪了指甲;
聽著你洗完頭後舒服的酣聲,
多希望這個聲音不要停止。

你不愛麻煩別人,
自己往院,自己進手術房,自己看醫生,
自己承擔所有的病情;
連想為你盡點孝心的時間也沒有給我們,
在我們還來不及反應時,你就走了。
病房的玉蘭花,就像預告你的離去,在同一時間也枯萎了。

雖然我始終沒問出什麼,但我知道你的心意.
不說出來的關心,回想起來淡淡的,卻很深刻。
曾經,
在開車經過山坡的最高處,和我一起欣賞瞬間的夜景,
在高速公路擁擠時,分享你的開車經驗,
下課晚時,繞路來接我回家,
試探性的問我要不要回家陪你打牌,
過年時你隨口說出要拍全家福的話語,
竟成了我們一輩子的遺憾。

現在,你終於可以放下重擔了,
好好的在佛國土生活,
我相信有一天你會再回到我們身邊來,
成為我們的親人、朋友。

我想再次說:你好嗎?
我們一家人都很好!
My Dad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mber 的頭像
amber

Let's Asoboo

amb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