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仿彿可以聞到那天的味道,空氣盡是潮濕又悶熱的氣氛。一早的頃盆大雨,
外加濃濃的哀愁。同樣的景象在我腦中複習了一遍,親友的人情味、信者的
祝福聲、親手為你換上的百合花;晚間關上門後的夜來香和你最愛的玉蘭花
味,也似乎一一嗅的到。

你說,這是大自然的法則,沒什麼好難過的。但怎知這大自然的法則間夾雜
很深的情感。雖然為你的解脫感到欣慰,卻也痛苦的令人不捨。

一年了,一切都沒什麼改變,我一樣站在離舊家附近的站牌等待下一班車子。
家理的每個人都還昰個同個的鳥樣;唯一改變的是少了你。

你好嗎?還是像離開時那樣,什麼也沒說,也沒稍來任何訊息,現在在哪裡?
又是否用什麼方式回到我們身邊來了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mber 的頭像
amber

Let's Asoboo

amb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